人民网首页人民网首页|频道首页|网站地图
领袖人物纪念馆>>周恩来纪念网

周恩来最后6个月:因何事一连批注4个“托”字

但如果有人非逼迫我们打,我们一不会怕,二不会躲。

王永钦

2018-10-1617:19    来源:人民网-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
  晚年毛泽东与周恩来(资料图)

  1972年5月,周恩来在检查身体时发现尿中有癌细胞,随后被确诊为膀胱癌,但他不仅继续担负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繁重工作,而且承受着来自党内外巨大的政治压力,同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在批判极“左”思潮、“组阁”、“反对经验主义”等重大问题上进行了顽强的斗争。他在毛泽东的支持下,逐步推举邓小平重新走上党和国家的领导岗位,成为自己的接班人,为中国今后的前途和命运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周恩来自2018-10-16住院到2018-10-16逝世,共做大小手术13次,平均40天左右要动一次手术。只要身体尚能支持,他仍继续坚持工作。这一时期,他除了批阅、处理一些文件外,同中央负责人谈话161次,与中央部门及有关方面负责人谈话55次,会见外宾63批,在会见外宾前后与陪见人谈话17次,在医院召开会议20次,出医院开会20次,外出看望人或找人谈话7次。

  那么,在周恩来估计到自己的生命“还有半年的时间”后,他又做了些什么呢?

  他拖着只剩下30.5公斤的重病之躯,继续顽强地工作着周恩来住院期间,依然自己动手起草或批阅文件。他历来反对那种只动脑不动手、甚至既不动脑也不动手的领导作风。每天送给他的文件都由秘书或邓颖超带到医院。看文件时间长了,他感觉很疲劳时,才让秘书或邓颖超念给他听。

  从1975年6月以后,周恩来由于癌症的折磨,身体极度消瘦,体重只剩下了30.5公斤。他清醒地估计到自己的生命“还有半年”的时间,但他依然继续顽强地工作着,同病魔、同邪恶势力进行着最后的搏斗。

  6月2日,就赵君陶关于其姐赵世兰政治历史问题的申述信批示,要求有关部门对赵世兰所作结论进行复查。

  6月6日,会见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威尔西和夫人。翌日,会见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和他的夫人、女儿及其他随行人员。邓小平参加了这次会见。周恩来说,中菲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,同属第三世界。当马科斯称中国是第三世界国家的“当然领袖”时,周恩来说,第三世界应该是一个民主的大家庭,毛主席说过,我们不当这个头头。又说:现在会谈、宴会,都由邓小平副总理负责了,给我提供了休息的机会。请你们原谅,我是在病中。我本应该举行一个家宴,请你们全家,请我们的老朋友罗慕洛(菲外交部长)先生吃顿饭的,但现在没有可能了。9日,周恩来和马科斯总统签署两国政府联合公报,决定自即日起两国建立外交关系。6月9日下午,参加了“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”。这一天,是贺龙元帅含冤逝世6周年的日子。“贺龙同志骨灰安放仪式”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。

  6月16日,就3月26日做第三次大手术后的病情及治疗情况致信毛泽东,告知这段时间“恢复好,消化正常,无潜血”,但“膀胱出血仍未断”,癌细胞屡有发现。经与中央常委四人研究后,决定提前进行膀胱镜电烧治疗。信中还说:“我现在身体还禁(经)得起,体重还有61斤。一切正常,可保无虞,务请主席放心。”信中还请毛泽东“早治眼病”,以利健康和工作。当晚至次日凌晨,做手术治疗。仅一周后,又开始接见外国来宾,同有关负责人谈话,审阅报告并作批示。

  7月23日,周恩来最后一次来到人民大会堂,嘱咐工作人员对新同志要搞好“传、帮、带”。在人民大会堂南门接见厅,周恩来伫立“迎客松”画前,沉思良久。

  8月24日,经过二次治疗,他的身体仍很虚弱。在北海公园散步时,他长时间凝望湖水沉思,并对身边医务人员说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今天是老舍先生的忌日!”

  8月26日晚,周恩来在医院会见即将返回柬埔寨的西哈努克亲王和宾努亲王。在一个多小时的会见中,周恩来热情地赞扬邓小平,给两位亲王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在场的柬埔寨民主团结政府大臣秀蒲拉西回忆说:周称赞邓小平副总理,并说有邓代替他,他就感到放心了。

  对邓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以来所取得的显著成效,周恩来感到由衷的欣慰。这种欣慰之情,在他以后同外宾的多次谈话中也毫不掩饰地表露出来。

(责编:唐璐、张鑫)

光辉一生

全党楷模

周恩来纪念场馆

后河村 官庄村 约巴乡 芦洲乡 赵家湾
骆驼湾 迎春苑 华威北口 王晓丽 东六家子镇